欢迎来到赵春华律师网站

债务纠纷律师团队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债务案例 >经典案例

常立刚、王海涛民间借贷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常立刚、王海涛民间借贷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产品详情

(2021)辽10民终2210号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常立刚。
  委托诉讼代理人:解丽春,辽阳市白塔区中正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海涛。
审理经过  上诉人常立刚因与被上诉人王海涛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辽阳市白塔区人民法院(2021)辽1002民初269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12月1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常立刚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解丽春,被上诉人王海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二审上诉人诉称  常立刚上诉请求: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将案件发回重审追加贾俊哲为本案必要共同诉讼人,判决被王海涛与贾俊哲立即偿还借款人民币8万元,并承担相应利息;法院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程序违法,导致判决错误,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给予纠正。理由如下:一审法院已经查清被上诉人与案外人贾俊哲系夫妻关系,且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上诉人借款。一审法院在查清事实的前提下没有依法追加贾俊哲为案件的必要共同诉讼人,直接驳回了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给予纠正。二、一审法院认定案涉8万元债务并非夫妻共同债务属认定事实错误,导致判决错误,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给予纠正。具体理由如下:被上诉人王海涛与贾俊哲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为了借款,被上诉人王海涛将其身份证、工资卡提供给上诉人,向上诉人借款8万元,上诉人履行出借义务后,王海涛与贾俊哲没有按照约定还款。现在以并非夫妻债务为由提出抗辩,明显是在逃避债务,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纠正。综上,请求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公正裁决。
二审被上诉人辩称  王海涛辩称,一、一审法院未追加贾俊哲为被告,程序并不违法。白塔法院审理此案过程中,常立刚明知借款合同中的借款人为贾俊哲,其向白塔法院起诉时不将贾俊哲列为被告。按照民事诉讼“不告不理”的原则,法院只能围绕原告的诉讼请求及所列明的被告进行审查。常立刚在一审阶段已经如实陈述借条上“王海涛”的签字为贾俊哲所书写,故一审法院没有必要追加贾俊哲为第三人。常立刚向王海涛主张权利未被法院支持的情况下,常立刚可向借条的出具人贾俊哲主张权利,另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二、按照《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自然人之间借款为实践合同,而常立刚诉称的80000元借款数额较大,故常立刚提供的借条不仅应保证答辩人王海涛签字的真实性,且应进一步提供银行流水等证据证明其将80000元借款实际交给王海涛。三、王海涛与贾俊哲于2020年离婚(在一审阶段提出离婚的时间为2019年系笔误),离婚的原因为贾俊哲背着答辩人王海涛借了很多钱,而答辩人至今不知贾俊哲借钱的实际用途。《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夫妻共同债务是建立在夫妻财产共有制基础之上,其本质是共享利益,共担责任。如果贾俊哲属实向常立刚借过款,但因该借款未经王海涛同意,且该借款数额较大,明显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而常立刚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贾俊哲向其所借的80000元用于与王海涛的夫妻共同生活及生产经营,故应属于贾俊哲个人债务,不应由王海涛偿还。四、王海涛与贾俊哲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曾贷款购买了一处房产(房屋总价款为32万元,首付款为4万元,贷款28万元),该房产位于辽阳市白塔区××小区××栋×单元××号,房屋所有权证号为辽(xxx)辽阳市不动产权第xxx号。王海涛与贾俊哲离婚时约定,该房产归王海涛所有,贷款由贾俊哲偿还,但时至今日,贾俊哲不仅强占该房产,且未按月偿还银行贷款,该房产现面临被银行行使抵押权的情形。如果贾俊哲属实存在向常立刚借款的事实,就房产现有价值扣除拖欠银行贷款的剩余部分,王海涛同意配合常立刚执行该房产的剩余价值部分。综上,常立刚诉求于法无据,于理不通,望人民法院驳回常立刚的上诉请求。
原告诉称  常立刚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要求被告偿还原告人民币捌万元整;2、要求被告偿还原告的人民币捌万元至今的利息1.5%;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9年12月16日,原告常立刚作为出借人与案外人贾俊哲作为借款人签订《借条》,约定:“今从常立刚借款人民币肆万元整(小写40000元),借款期限6个月(2019年12月16日至2020年6月16日止),月利息3分(3%)。借款人王海涛、贾俊哲自愿用工资卡抵押还款,每月从工资卡提取现金。如到期还不上用工资卡钱一直还到本金和利息还完为止。如出现工资卡挂失等行为,愿负法律责任。”同日,案外人贾俊哲作为收款人出具《收条》一张,载明“今收到常立刚人民币肆万元整。”2020年1月15日,原告常立刚作为出借人与案外人贾俊哲作为借款人签订《借条》,约定:“今从常立刚借款人民币肆万元整(小写40000元),借款期限6个月(2020年1月15日至2020年7月15日止),月利息3分(3%)。借款人贾俊哲、王海涛自愿用工资卡抵押还款,每月从工资卡提取现金。如到期还不上用工资卡钱一直还到本金和利息还完为止,如出现工资卡挂失等行为,愿负法律责任。”同日,案外人贾俊哲作为收款人出具《收条》一张,载明“今收到常立刚人民币肆万元整。”上述两笔借款共计80000.00元,债务到期后案外人贾俊哲、被告王海涛均未还款。庭审中,被告王海涛表示对两笔借款均不知情,《借条》中“借款人”处签名也非本人所签。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人民法院保护合法的借贷关系。本案的争议焦点系原、被告之间是否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原告常立刚主张被告王海涛偿还借款本金8万元及利息,被告王海涛抗辩对两笔借款不知情,且借条也非本人所签。庭审中,原告常立刚自述《借条》系案外人贾俊哲本人所签,且借款时被告王海涛没有在现场,其主张借款时贾俊哲与被告为夫妻关系,但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两笔借款是用作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故本案被告王海涛不是实际借款人,也未与原告常立刚产生实际借贷交易,原、被告之间未形成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综上,原告常立刚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常立刚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800.00元,由原告常立刚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常立刚提交新证据工资卡和效益卡(建行卡和农行卡),用于证明王海涛对借款明知,并且提供了银行卡作为还款的保障。王海涛发表质证意见如下:建行卡是用来还小额贷款的卡,不是工资卡。建行卡是我的名。农行卡是不是我的不知道。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两张银行卡均未署名,常立刚亦未提交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本院对上述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本院经审理查明,2020年11月9日,王海涛与案外人贾俊哲离婚。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关于王海涛应否承担偿还借款的责任。本案中,常立刚称案涉两份《借条》借款人处的签字均系案外人贾俊哲所签,案外人贾俊哲未参与本案诉讼。依据本案现有证据无法确认80000.00元借贷关系是否真实存在,更无法确认80000.00元是否属于王海涛、贾俊哲夫妻共同债务。常立刚未能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其诉请成立,故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但一审法院在未确定基础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是否成立的情况下,以“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两笔借款用作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为由,认定“王海涛不是实际借款人”确属不当,应予纠正。
  二审中,常立刚提出“追加贾俊哲为本案必要共同诉讼人,判决王海涛与贾俊哲偿还借款8万元”的诉请,常立刚作为原审原告,一审程序中未将案外人贾俊哲列为本案被告,亦未申请追加贾俊哲为本案被告,上述请求属二审程序中新增加的诉讼请求,经本院调解不成,对常立刚的这一诉请不予审理。常立刚可依法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所述,常立刚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裁判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800.00元,由常立刚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落款

审 判 长 刘 军
审 判 员 范丹丹
审 判 员 白羽彤
二〇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冯笑怡
书 记 员 杨 洋

(此内容由www.zchlaw5.cn提供)

相关文章